年轻教师的梦

校园小说   2021-09-21   加入收藏夹


  “怎、怎么回事?”

  不仅是屋子里的灯,连外面山洞里的灯似乎也都灭了。

  李余摸索着走到屋子外面,山洞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,只有从洞口飘进来的一丝月光,使得李余还能知道自己是在一个山洞里。

  幸好村长家的屋子离李余的屋子很近,李余凭借白天时的记忆,摸索着朝那里走去。

  “匡!”李余的头狠狠的撞到了山洞的墙壁上。

  “哦,该死的。”李余一边走,一边揉着脑袋。

  过了好一会,他才终于摸到一间屋子。

  “村长,村长,是高村长家吗?”李余拍着屋子的竹门说道。

  “是李老师吧。”村长的声音从里面响起。

  “村长,怎么没电了?”李余问道。

  “哦,李老师,我忘记告诉你了,我们村子就一台发电机,要是坏了就没的电用了,所以一到晚上9点,我们就把发电机停了,让它晚上歇歇。”村长回答道。

  “9点?有这么晚了吗?”李余抬起手,看了看手腕上的荧光手表,果然已经是9点了。

  “哦,我知道了,不过村长,能不能把我送回我的屋子去?我估计找不到回去的路了。”

  在村长把李余送回来之后,他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。

  在城市里,晚上12点睡觉已经形成习惯了,现在要他9点睡觉,怎也很难睡着。

  “怎么可能呢?许老师怎么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,想留在这里了呢?是什么东西让他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?”李余怎么想也想不通,很想接着看日记,不过没了光亮,李余也只好暂时忍着。

  第二天村里的学校开课了,李余在忙忙碌碌中度过了一天,晚上才回到自己的屋子里。

  吃过晚饭,李余又拿起了日记本,接着昨天的看。

  “7月21日 晴

  “垃圾,垃圾,以前的都是垃圾,今天我终于知道什么叫男人了,以前那些事情都是垃圾,爽,太爽了!我要感谢高村长,哦不对,现在我应该叫他……”

  “好像有点意思,很快谜底就要解开了。”李余翻开了下一页。

  “李老师,李老师在吗?”屋子外面传来了村长的声音。

  “请进。”李余连忙把日记本收好后,说道。

  “怎样,李老师,还习惯吗?”

  “还行,还行。”

  “我们村子条件比较差,肯定比不上你们大城市,李老师你多包涵啊!”

  “还好,反正我不是来旅游享受的,我本来就是来支持西部的吗!哈哈……没关系。”虽然心里不一定这么想,但是嘴里说的一定要好听。

  随后两个人又天南地北的瞎聊了一通。虽然村长很少出这个村子,但是通过村子里唯一的一台电视机,他多少还是对外面的世界有点了解,两个人一聊起来也就忘了时间。

  “噢,对了,李老师,你打算在我们村里呆多长时间?”村长突然间向李余问了这个问题。

  “这个问题……”村长刚一说完,李余立刻想起来了昨天他在许老师的日记本上看到的,现在他面临了相同的问题。

  “这个嘛……我觉得,只要条件允许的话,我可以呆到任何时候。”李余的这个回答很含混,让村长搞不清他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  “那个……”

  “啪!”四周又是一片漆黑。

  “光顾聊天了,都已经9点了。”李余看了看表说道。

  “那我不打扰李老师了,咱们明天再聊。”村长说完,走出了屋子。

  “十年以前,许老师和我面临一样的问题,以至于他在两天之后就决定留在这里了,那么两天之后,我或许也会留在这个村子里?哈哈……这不可能,我一定会离开,虽然不是现在,但是肯定是明年的春天。”李余躺在床上想着,慢慢进入了梦乡。

  半夜,一阵尿意把李余从睡梦中拽醒。

  乡村的夜晚和城市的夜晚有着极大的不同,其中最显著就是乡村的夜晚极其安静,所以李余小心的蹑手蹑脚的朝洞外走,生怕吵醒了其它的村民。

  “嘘……舒服。”在田地边,释放完的李余抖了抖,把宝贝收进了裤子里。

  为了能在黑暗中找到回屋子的路,李余出来的时候特意把自己的荧光表挂在了门上,这样就好找了,但是当他往回走的时候,却发现,除了他的手表发出的荧光外,还有一丝的光亮在黑暗中闪烁着,似乎是村长家的房子。

  李余小心的走路,生怕发出一点声音,一点点的来到了村长家的房子后面,通过竹子间的细缝往里偷看。

  在村长家的正中间,一个竹凳上放着一只很粗的红蜡,李余刚才看见的亮光就是由这个蜡烛摇拽的光发出的。

  在蜡烛的周围,除了村长外,还围坐着那天村长带他去见的村内的“长老”们。

  “我说小高啊,你问过李老师没啦?”其中一个长老对村长说道。

  “今天我和李老师谈过了,他说得很含混,似乎是要长留,似乎又是马上要走,我也不晓得。”村长抽着烟袋回答道。

  “那你明天再去试试他的口风,要是他肯留在咱们村子里,那就……要是他不同意的话,就赶快送他走。好的没?”另外一个长老说。

  “晓得了,我明天就去好好问问他。”村长说。

  “他们到底有什么秘密?”回到自己的屋子后,李余躺在床上想着。

  “看起来还相当重要,否则他们也不会在半夜开会了,偏偏那个长老说话含糊,也不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。”

  “对,等明天高村长来问我的时候,我就说愿意永远呆在这个村子里,愿意成为这里的一员,我倒要看看这个村子的秘密是什么。”打定主意的李余在几分期待,几分兴奋中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,李余的课程又是安排得满满的,一个人要教从小学一年级,到初中三年级的所有课程,紧张程度可想而知。

  晚上,村长在几乎和第一天相同的时间,到了李余的屋子里。

  “李老师。”

  “啊,村长啊,请进,请进。”有了思想准备的李余一点也没感到意外,倒是村长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“不好意思,又来打扰你了,李老师。”

  “没关系,我很喜欢和高村长你聊天啊!”李余说道。

  又和第一天一样,两人开始绕着弯子说话,谁也没有进入主题。

  “对了,李老师,我想问你个问题,你千万不要嫌我烦。我们村子实在太需要一个好老师了,你也看到我们村子的情况了,虽然在这大山里吃穿不愁,可是家家也不是很富裕,和县里其它村子比起来都相差很远喽!我虽然没什么文化,但是我也知道要想富裕起来,只有学习更多的知识,大家都有知识了,村子才能富裕。老师,请你留在我们村子吧,我们真的很需要你这样人啊!”村长抓着李余的手说道。从他的眼睛里,李余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份渴望,那份想要李余留下来的渴望。

  “我本来就是来支持西部的嘛,只要咱们洞子村需要我,我就不走,永远在这里教孩子们读书。”李余拍着胸脯说道。

  “好,太好了,谢谢你李老师。我,好还有一些其它的事情,我先走了。”村长急着走了。

  “看来我很快就可以知道谜底了。”李余得意地想道。

  “至于日记嘛,先不看了,毕竟先知道答案就不好玩了,只有自己去体会真正的谜底才能感到兴奋。嘿嘿……”李余还不知道自己将会体验到怎样的兴奋。

  是晚,李余又起夜了。有这个习惯的人,一般都在相同的时间起夜。

  和前一晚一样,李余在回去的时候又看到了村长房子里露出的光亮,李余再次悄悄的躲到了村长的房子后面偷听。

  “今天跟李老师说了,李老师说他愿意在村子教娃儿们读书,多长时间都可以。”村长在向诸位长老们做着报告。

  “话虽这么说,但是谁知道他是不是真心的呦!”一个长老说道。

  “那、那怎么弄?”村长看着这个长老问道。

  “就让他发个誓。在祠堂里,对着老祖宗发誓,他要是敢发誓,那咱们就相信他,如果他不敢发誓的话,我看还是算了。”这个长老说道。

  “那,那总得找个由头吧,无缘无故的要人家发誓,似乎……”村长担心的说“就说是咱们村的传统,从老辈们传下来的,改不得。”

  “那我明天去试试,但愿人家愿意。”村长最后说道。

  “还要发誓,这个游戏越来越好玩了。”李余回屋后,暗暗想道。

  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了,李余睡得很好。

  早上李余收拾了一下,就到了村里的学校里,准备上课。

  “李老师,请先过来一下好吗?”村长在李余马上就要走进学校的时候,喊住了他。

  “什么事情,村长?”李余经管已经猜到是昨晚的事情,但还是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。

  “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……那个,李老师,还记得我昨天和你说的事情吗?”村长问。

  “昨天,昨天的什么事情?”李余明知故问。

  “就是你说要在我们村子永远呆下去,永远在这里教娃儿们念书。”村长提醒道。

  “怎么了,我说话向来算数,难道村长不相信我吗?”

  “不,不是。我们村子本来有个老规矩,就是外面的人要想加入我们村,成为我们村的人的话,就要到我们的祠堂里去朝各位祖先发个誓,李老师,不好意思,你能不能……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让我去你们村子里的祠堂去发誓?”李余顺着话说。

  “对,对,李老师真实聪明人。你要是发了誓,那你就是我们村里的人了,到时候……”

  “到时候怎么样?”李余最关心这点。

  “哦,没什么,没什么。李老师,我带你去祠堂吧!”

  来到洞子村也有几天的时间了,但是李余从来不知道在他平时住的大山洞旁边竟然还有一个小山洞。

  或许是这个小山洞口那茂密的藤条把洞口完全遮挡住了,所以李余平时没有注意。

  这个山洞和村子里人住的那个山洞的规模相去甚远,洞口大概两米高左右,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李余觉得自己走进去的时候,自己的头都快碰到洞顶了。

  走进去之后,里面还算是比较大,不过最高处,也就是五、六米而已。这个洞里没有电灯,取而代之是长明油灯。

  李余进去的时候,才发现原来村子里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已经来到了这个小洞里,这当然也包括了那几位长老,本来就不算很大的空间,几乎被挤满了。在洞的最里面的洞壁上就几幅画像,但是由于光线不是很好,所以看得不清楚。画像下面是案桌,上面供奉着诸多的灵位。那些长老就坐在了洞的最里面,也就是摆放他们祖先灵位的前面。

  在村长的带领下,李余来到了这些长老的面前。

  看到村长很李余来了,几位长老都放下了手里的烟袋。

  “李老师,你来喽,欢迎,欢迎。”其中一个人站起来对李余表示欢迎。

  “张老您好,王老您好,赵老您好,刘老您好……”李余朝在坐的所有长老一一打了招呼。

  “不好意思,李老师,今天把你找来,小高把该说应该都说了,你跪在这里朝祖宗灵位磕个头,以后就是我们洞子村的人了,不过要是毁誓,可是要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的呀!”一位长老对李余说道。

  “好,我发誓,以后永远在洞子村叫孩子们读书,要是有违誓言,天打五雷轰,不得好死。”李余发誓说道。

  “反正我是学考古的,根本不信什么神佛,发过的誓言不履行,也不会有什么报应。”李余心中如是想。

  “好,李老师果然是个爽快,不过我还有一句要说。李老师,你以后在咱们村子里不管看到什么,听了什么,又做什么,可千万不得对外人说哦!”长老似乎不放心的说道。

  “好,我再发个誓。我以后要是把在洞子村看到的、听到的、做过的事情说出去的话,我一样是不得好死。”李余说道。

  “好的,今天起李老师就是我们村子里的人喽!”高村长首先上来和李余握手。

  随后,村子里的每个男人都上来和李余握了手。

  “就只这些,没什么其它的了。”李余总在期待着什么,可是得到的回答却是:“没什么了,就这些。李老师,不打扰你喽,你可以回去继续上课了。”村长说道。

  “不……不会吧,难道说我的前任许老师就是被这种简单仪式所打动,从而决定留下来的吗?那不大可能吧?”李余的心中画了一个N大的问号。

  “哎,算了,就当我是陪一堆大男人玩了一次过家家吧!”李余摇了摇头,回到了学校里继续上课去了。

  但是……

  上了一天的课,李余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,放下教材,李余来到了屋子旁边的厨房里。

  “哎,还要自己做饭。这个火怎么这么难生啊!”从小生活在大城市的李余哪里用木柴生过火啊,每次做饭都弄得到处是烟。

  “咳!咳……”这回李余又被自己生火弄出的烟呛住了。

  “李老师,李老师,这是做什么呢?”村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。

  “村长啊,我正在做饭呢!”李余回答道。

  “呵呵……李老师,不用自己做了,看我给你带什么人来了。”村长说着走进了李余那间狭小的厨房。

  李余从炉子前的浓烟中逃了出来,看到村长和他带来的人。

  “许玲,许玉。”不用村长介绍,李余也认识这两个小女孩,因为她们正好是他的学生。当然了由于来的时间短,李余也并不是能认识自己所有的学生,不过一对漂亮的姐妹花,总是让人难以忘记的。

  “李老师,你不用自己做喽,让这两个女娃帮你吧!”村长说完,一推两个女孩。

  这对姐妹,两个女孩跑到灶台旁边,开始生火、烧水。

  “这,这怎么行呢!她们还是孩子,怎么能让她们做这个活呢!”李余连忙阻止。李余还清楚的记得这两姐妹一个上三年级,一个上四年级,也就是说姐姐许玲是9岁,而妹妹许玉只有8岁。

  “李老师,没的关系,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咱们村里,女娃到了这个年纪都做这个喽!”

  “可……可……”

  “好了,李老师,让她们先做着,我们去屋子里说话。”村长不顾李余的抗议,把他拉出了厨房,走进了屋子里。

  “李老师,你可能还不晓得这姐妹的身世吧?”村长问李余。

  “她们的身世?”对于这对姐妹,除了知道她们的名字之外,李余对其他的一无所知:“她们是……?”

  “其实她们就是许老师的女儿。”村长说道。

  “啊……”这令李余很以外,他根本没想到他的前任竟然已经在这个山村里结婚生子了。

  “本来,许老师还在的时候,这姐妹两个是和许老师生活在一起的,就是住在这里。”村长指着屋子的地面说道:“后来,许老师走了以后,她们姐妹也住在这里,直到李老师你来了之后她们才让出来给你住的。”

  “村长你的意思是……让我把这屋子让出来给她们姐妹住吗?没关系,我住哪都可以。”李余说道。

  “不,不是这个意思了,我的意思是让她们姐妹跟李老师你一起住。”村长连忙解释。

  “一起……住?!!”村长的话让李余的嘴都合不到一起了。

  “这,这恐怕不大好吧……”虽然想到那姐妹两个漂亮天真的面孔时,李余的宝贝在裤裆里跳了几跳,但他还是说出了拒绝的话。

  “有什么不好的?”

  “我教书很忙的,没时间来照顾她们姐妹啊!”

  “我没说让李老师照顾她们啊,我是让她们照顾李老师。”村长说道。

  “她们照顾我?怎么照顾?……”

  “就这样喽,李老师,我先走了,小玲,小玉可就交给你了。”村长说着就往外走。

  “诶,村长,村长……”李余想叫住往外走的村长“哦,对了,有个事我差点忘记了,明天下午放学之后,李老师千万别离开学校,我到时候去找你。”村长突然转过身来,一脸神秘地对李余说道。

  “明天下午?”在李余还没有回过味来的时候,村长已经飞快的离开了。

  李余多少有些手足无措地等着两个小女孩给自己做饭。“李老师,吃饭了。”许玲、许玉端着做好的饭菜走了进来。

  “啊,好……”看到饭菜端过来,李余觉得让这么小的女孩给自己做饭实在太不好意思,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。反而是姐妹两个大方地把饭菜放到了桌子上,看着李余吃饭。

  “小玲、小玉,你们怎么不吃啊?”

  “俺们村的规矩是男人吃完了女人才能吃饭。”许玉道出了原委。

  “哈哈,你们还算不上女人,你们还是孩子,所以过来一起吃吧!”

  “谁说俺们不是女人!俺们已经是女人了。”许玉不满的噘着嘴说道。

  “你们?女人……哈哈!”

  吃过了饭,李余拿起教材开始备课,而许玲、许玉则在做李余留给她们的作业。不知道为什么,李余觉得自己的心情很纷乱,看东西也看不下去,还不时地用眼角的余光偷看着两姐妹。

  作为姐妹,许玲和许玉长得还是蛮像的,都是一对大大的眼睛、俏皮的小鼻子,时不时喜欢撇到一边的小嘴,长发在脑后扎了起来。

  “即使是生在城市里,这对姐妹也是相当出‘色’了。”李余暗想。

  “对了,这屋子里只有一张床,呆会儿该怎么睡啊?”李余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来。“小玉,你们以前和你们父亲都住在这间屋子里吗?”李余知道许玲的性格内向,不爱说话,所以问许玉。

  “是啊,李老师。”

  “那你们怎么睡呢?我是说,你们都睡在哪里?”李余问。

  “都睡在床上啊!”许玉不解地看着李余,好像是在问:“那么大一张床,难道不够三个人一起睡吗?”

  “都睡在床上……?”如果说刚才村长说要两姐妹和李余一起生活的时候,李余的宝贝只是在裤裆里跳了几跳的话,那他现在可真是支起了帐篷。

  “一起睡吗?……”想到这里,曾经在恶魔岛混迹了两年多的李余,突然间想起了一大堆名字,例如《和女儿一起洗澡》、《交换女儿》、《性医春歌》、《天使不眠的都市》……等等。

  “箩莉姐妹花……不,不,我怎么能这么想呢?我太龌龊了,我怎么能够对8、9岁的小女孩有感觉呢!”

  “老师,你怎么了,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?”正在李余胡思乱想的时候,许玉突然问道。

  “啊,没……没事。”似乎是在做坏事,被人捉个正着似的,李余慌乱地回答着。

  “哦……”许玉疑惑地应了一声后,继续写作业了。